来源:李永生编辑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党的十九大再次强调,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是深化国企改革、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重要内容。

按照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委员会的工作部署和要求,2018年初,国资委会同财政部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多次深入中央企业和地方国资委开展调研,梳理分析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现状、问题和改革思路,了解企业对进一步授权放权事项的需求。

在此背景下,2019年4月28日国务院于发布《关于印发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的通知》(以下称“方案”),首次以国务院文件形式公开发布的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的文件,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这项工作的高度重视。

迈向“管资本”的重要一步


《方案》是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作出了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切实转变出资人代表机构职能和履职方式,实现授权与监管相结合、放活与管好相统一等系列部署安排,对加快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具有重要意义。是国资监管机构由‘管企业’转为‘管资本’过程当中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方案》提出“坚持党的领导、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坚持权责明晰分类授权、坚持放管结合完善机制”四个基本原则。首先确定了出资人代表机构与国家出资企业的权责边界,明确了“谁来授权、授权给谁”。同时提出分类开展授权放权,确保“授得准”;加强企业行权能力建设,确保“接得住”;完善监督监管体系,确保“管得好”;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确保“党建强”。

更重要的是《方案》把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贯穿到改革全过程和各方面,确保牢牢把握正确的政治方向,切实增强企业活力、动力。


激发企业活力 促进规范运行


《方案》从优化出资人代表机构履职方式上、分类开展授权放权方面,明确授权方式、授权范围,进一步推动出资人代表机构转变职能,加大授权放权力度、扩大授权放权范围,不断促进国有企业提升生机和活力,推进相关企业进行自我约束、规范运行。随着改革持续推进,出资人代表机构将通过实行清单管理、强化章程约束、发挥董事作用、创新监管方式,加快转变履职方式,依据股权关系对国家出资企业开展授权放权。

参考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根据《方案》提出部分重点:

1、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发展规划和年度投资计划。

根据出资人代表机构的战略引领,自主决定发展规划和年度投资计划。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围绕主业开展的商业模式创新业务可视同主业投资。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依法依规审核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之间的非上市公司产权无偿划转、非公开协议转让、非公开协议增资、产权置换等事项。

2、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选人用人。

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董事会负责经理层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不含中管企业),积极探索董事会通过差额方式选聘经理层成员,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对市场化选聘的职业经理人实行市场化薪酬分配制度,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3、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股权激励等中长期激励方案。

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董事会审批子企业股权激励方案,支持所出资企业依法合规采用股票期权、股票增值权、限制性股票、分红权、员工持股以及其他方式开展股权激励,股权激励预期收益作为投资性收入,不与其薪酬总水平挂钩。支持国有创业投资企业、创业投资管理企业等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类企业的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

4、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工资总额实行预算备案制。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可以实行工资总额预算备案制。根据企业发展战略和薪酬策略、年度生产经营目标和经济效益,综合考虑劳动生产率提高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职工工资水平市场对标等情况,结合政府职能部门发布的工资指导线,编制年度工资总额预算。

5、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重大财务事项管理。

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自主决策重大担保管理、债务风险管控和部分债券类融资事项。

6、明确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管控定位。

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以对战略性核心业务控股为主,建立以战略目标和财务效益为主的管控模式,重点关注所出资企业执行公司战略和资本回报状况。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以财务性持股为主,建立财务管控模式,重点关注国有资本流动和增值状况。

7、明确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提升资本运作能力。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作为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以资本为纽带、以产权为基础开展国有资本运作。在所出资企业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上市,引进战略投资者,提高资本流动性,放大国有资本功能。增强股权运作、价值管理等能力,通过清理退出一批、重组整合一批、创新发展一批,实现国有资本形态转换,变现后投向更需要国有资本集中的行业和领域。

据上所述,笔者认为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在战略规划和主业管理、选人用人和股权激励、工资总额和重大财务事项等方面实实在在地授权放权,使企业获得更大的自主权,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运行轨迹来发展。

同时,方案提出,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根据出资人代表机构的战略引领,自主决定发展规划和年度投资计划。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围绕主业开展的商业模式创新业务可视同主业投资。并明确支持国有创业投资企业、创业投资管理企业等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类企业的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将更大限度调动经营团队与科技团队的积极性,推动国有企业能够不断提升竞争力,推动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


强化有效监管 防止国资流失


通过改革“放活”,让国有企业享有完整的法人财产权和充分的经营自主权,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放了权不等于可以随便用,有权就要有责。国资委将把“放活与管好相统一”的原则把握好、落实好,坚决避免国有资产流失。

具体而言,《方案》在监督监管体系方面,提出搭建实时在线的国资监管平台、统筹协同各类监督力量以及健全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制度等措施,不断完善监督监管体系,坚决避免国有资产流失。

 

2019年05月10日

如何破解城投公司发展中资金瓶颈难题
城投公司工程项目管理激励机制设计研究

上一篇:

下一篇:

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放活与管好相统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